沉重的鸡蛋

安宁:

2014-04-17 00:00 作者:鼎年 来源:半月谈网 编辑:田野

分享到:

文/鼎年

一日,乾隆心情甚好,便去御花园走走,不觉动了诗兴,遂命太监速速去传翰林编修燕志鹏前来。

乾隆见燕志鹏汗涔涔地赶来,怕是吓着他了。为了使燕志鹏有个好心情陪他吟诗,乾隆轻松地问:“燕卿跑得如此慌张,是否未来得及用早膳?”

燕志鹏连忙答道:“臣已用过早餐,刚才正在书房晨读。”

乾隆略带好奇地问:“既已用早餐,不知为何种点心,不知朕品尝过没有?”

燕志鹏闻听此言,一时吃不准乾隆问此话究竟为何意,想想自己只是个穷编修,哪能像那些一品二品的大员那样日日山珍海味,有精美糕点。于是小心地说:“臣自小家贫,节俭惯了,从不敢铺张,今日早餐仅食4枚鸡蛋,一碗豆浆而已。”

“什么,一顿早餐吃掉4枚鸡蛋,一碗豆浆,还在大言不惭地说节俭。”乾隆大吃一惊,用异样的眼神打量着燕志鹏。

乾隆想:一枚鸡蛋10两银子,4枚鸡蛋就是40两银子,外加一碗豆浆,一顿早餐就吃掉四五十两银子,竟然还叫穷。试想,一顿普通的早餐尚且要花四五十两银子,那中餐晚餐岂不更是要翻番。他一个编修,每年的俸禄有限,如何能如此大手大脚?乾隆不细想还好,一细想心头兀自一沉。若以平均每天200两银子计算的话,每月就是近万两银子的花销。这还仅仅是花费在一日三餐上的,其他的哪样不要白花花的银子,如此说来,朝廷的那些俸禄还不够他早餐吃鸡蛋的费用呢。这燕志鹏必有额外收入,要不然如何能维持这奢靡的开支?

乾隆见燕志鹏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,知道这燕志鹏肯定还未明白在哪点上露了馅儿,心想,索性点他一点,让他免得死后做了糊涂鬼。

乾隆说:“燕卿,你一顿早餐要花销四五十两银子,是钱多得用不了,还是穷摆谱?”

燕志鹏突然想起曾听同僚说过内务府的那帮贪官污吏虚报费用,诸如把一个鸡蛋报成10两银子,从中贪赃,而账都算在乾隆头上。燕志鹏明白了一切,急中生智说:“微臣今早吃的那4枚鸡蛋乃孵小鸡孵不出的坏蛋,是乡民贱卖给臣的。”

乾隆似信非信地“哦”了一声。燕志鹏出得御花园时,内衣已全湿透了。

乾隆毕竟不是庸碌之辈,他从燕志鹏说话的神态、语气中也感觉到了什么。他冷静一想,立即想到了事情的另一面——难道一枚鸡蛋真要10两银子?乾隆一想到这儿,更感到背脊一阵阵发凉,他一拍龙案,愤愤道:“来人哪!”那次内务府被杀了多人,流放多人。

人总是把已知的事情作为标准,去判断其他的事情,而往往忽略了依据的真伪。事情总有两面,依据不同的标准,就有不同的判断结果,在很多时候,要考虑一下,所依据的标准是否正确,再做决断。

(来源:半月谈系列刊物《品读》——全国十佳文摘期刊)


评论
热度(1)
  1. hexun11791433安宁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hexun11791433 | Powered by LOFTER